案例中心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案例中心>最新案例

徐州会战于学忠:我们可以都死光,但是必须让日军付出代价

发布于:2018-01-17 预览:430次

查看详情

大鹏说书

抗日战争徐州会战前期,如果让日军主力渡过淮河,津浦路南段的中国军队将无险可守。

李宗仁将防守淮河的任务交给了于学忠的第五十一军。

于学忠,山东蓬莱人。早年在北洋军中供职,是直系军阀吴佩孚的爱将。吴佩孚在北伐战争中兵败后,于学忠追随张学良的奉系,因屡建战功深受信任和重用。在河北省府主席任上,面对日本人的劝降利诱不为所动,多次遭到未遂暗杀。

被排挤出华北后,他率第五十一军进入陕西和甘肃。及至中日全面战争爆发,他的部队被调往江苏淮阴一带,整编为第一一三师和第一一四师,驻防青岛。日军逼近黄河北岸,青岛失去防御意义,他又奉命率部转向津浦路方向。于学忠久经沙场,作风硬朗,他的第五十一军虽仅有两师,但东北军官兵因家破人亡战斗意志格外强劲。

于学忠率部在五河至蚌埠间布防,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防线,所扼守的淮河河段正对着北上的日军。官兵们还在赶修工事的时候,就与攻占临淮关后企图强渡淮河的日军接上了火,激战四小时后,强渡的日军被第一一四师官兵击退。

之前日军占领蚌埠时,中国守军仓促间炸毁了淮河大桥,但没能毁坏停泊在淮河南岸的数百艘民船。二月三日,北上日军利用抢来的民船和自带的橡皮艇,在飞机和火炮的掩护下再次强渡淮河,遭到第一一四师第三四二旅的顽强阻击,被打死在淮河中的日军不下三四百人,但仍有一部分日军渡过了淮河。

四日早晨,第一一三师赶到战场,与第一一四师一起发起反击,硬将渡过淮河的那部分日军赶回了南岸。但是,日军第二十六旅团一部绕道蚌埠以西渡河成功,攻占了怀远并进抵涡河。于学忠紧急调整部署,命令第一一三师和安徽保安二团防守小蚌埠镇直至怀远、涡河一线阵地,命令第一一四师在第一一三师的左翼防守临淮关北岸至西门渡的阵地。

小蚌埠镇位于蚌埠以北的淮河北岸。八日,二十余架日军战机密集地轰炸了小蚌埠镇,然后千余日军步兵在猛烈的炮火准备后,再次强渡淮河。

第一一三师第三三七旅官兵拼命抗击,两次击退强渡的日军。日军无奈,实施夜间强渡,一度登上淮河北岸,攻占了小蚌埠镇。第一师师长周先烈命令六七四团团长梁忠武率部反击,双方激战至凌晨一时,六七四团官兵将日军击退,夺回小蚌埠镇。十日拂晓,日军再次发动攻击,六七四团昼夜战斗伤亡过半,小蚌埠镇阵地失守。军长于学忠亲临前线,命令第三三九旅组织敢死队反击。旅长窦光殿亲率敢死队身先士卒,东北军官兵即刻与日军扭打成一团,惨烈的肉搏战持续了数个小时,日军的尸体横陈于小蚌埠镇内,被赶下淮河淹死的日军也在数百人以上。

小蚌埠镇反击战进行的同时,数千日军从东面的临淮关强行渡河,一度攻占了淮河北岸的几个村庄,第一一四师师长牟中珩、第三四二旅旅长李雨霖率部发起反击,将失守的村庄一一夺回。十一日,已坚守阵地近十个昼夜的中国守军迎来了战斗最血腥的一天,日军的飞机、重炮和坦克持续轰炸和轰击,第五十一军的防御阵地多处被突破,严重的伤亡致使预备队也使用殆尽,多天未食未眠的第五十一军官兵数次发起绝地反击,仅小蚌埠镇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竟达五次之多。最终,小蚌埠镇落入日军之手。

于学忠在阵地被撕破之际,将浑身硝烟的指挥员们召集到一起,他说,东北沦丧之痛刻在咱们心头,想生存下去就要与日军血战到底。我们下定必死的决心,我们可以都死光,但是必须让日军付出代价!

十三日,第五十一军展开了全线决死反击。于学忠军长和两位师长及四位旅长全部上了前沿。小蚌埠镇方向的第一一三师与日军死战不休,残酷的拉锯战进行了八个小时,双方仍处于胶着状态。临淮关方向的第一一四师,付出巨大伤亡夺回了部分阵地,但当日军后续渡河部队投入战场后,第一一四师伤亡已达两千多人,淮河沿岸阵地多处失守。

举报

Copyright©2005-2018 360.com

版权所有 360互联网安全中心

沪B2-20090143[京ICP备08010314号-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22号